热门搜索:

严佳琪:军训不苦,严哥不严

2018-10-12 16:29

采访的要求是前一天跟严教官提的,她当时就把采访时间定在第二天早上,爽快得令我略感惊讶,换作别人可能是要推辞或商量好久的。这简洁利落,却是她一贯的风格。地点是她定的,就在雅园餐厅。我很是诧异,哪有人把采访定在餐厅的?

 带着疑惑,我在8点25分到达雅园,发现琪哥时,穿着深蓝色外套的她,安静地坐在餐厅的凳子上,吃粉。我凑过去,开门见山地问为什么选择在餐厅采访?琪哥回答说,因为我要吃饭。真的是率真随性啊!琪哥吃完饭后,采访正式开始。

此时餐厅人比较少,给了我们一份安静,于是开始聊起了带训15天对我们的整体印象。琪哥说:“感觉你们就像小孩子一样,有时很皮,有时很乖。乖中带皮,但是整体上还是比较乖的。”开始带两个班,分方阵后她带男一。她说,男生和女生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,虽然都需要哄,但是男生骂一顿,哄哄他,给他点鼓励、激励以及目标他就会有动力;而女生更加心思细腻,所以就要更加用心去哄。这样的的琪哥,很是用心呢!

言谈中,不经意间被琪哥的肤色惊艳到了,对比之前的照片,她白了很多,便追问她变白的秘密。严教官说:“之前黑是因为太阳晒的,去年基本上暑假没回家,省军区集训20多天,带教官又带了十多天,所以晒得黑。今年太阳少,所以就比较白。”我不甘心,一定要问出点东西来,便问起她的平日作息。她讲到省军区的作息时间:早上五点多出操,中午11点左右下训,短暂的午休后下午继续训练,晚上还要默写部队条例等许多东西。最可怕的是洗澡,一次排长不高兴,宿舍六个人就给了六分钟洗澡时间。回忆起这些的时候,她的脸上,并没有一点的不满。

我顺势问道,“既然训练这么苦,当时是怀着怎样的初心进入模拟营的?又是怎样坚持下来的呢?”她讲到,自己从小就有当军人的愿望,小时候还经常匍匐前进,弄得一身脏。之所以没能当军人,是因为妈妈不想让女孩子参军的缘故。想上完大学去服兵役,妈妈又认为浪费两年不值得。为此两人还吵过架,而模拟营则刚刚好,圆了军人梦,也加深了责任与担当意识。至于如何坚持下来,她说因为自己是女汉子,觉得这个不是很难,而且她坚信,如果一个人的愿望足够强大,那么他什么事都能完成。

索性,我又问了琪哥加入国旗护卫队的初衷,她告诉我:护卫国旗是一件神圣而有意义的事情,是她的信仰,也是她在大学做过最有意义的事情。问到升旗时的心理活动,她谈到,从北京路到扬国旗之前一直在想怎么把下一步走好,因为枪有七斤多重,看着很轻背起来其实挺不容易的,而且每走一步就要想好下一步怎么走,正步要换中心,如果路不平的话,该怎么处理。扬国旗时,敬礼瞬间要心无杂念。“看着国旗在自己的护卫下升起,我感到很骄傲。”言语间,是对国旗的尊敬,对国家的挚爱。

一番严肃的话题之后,我们说起作为连长,应该如何处理与排长和营长的关系。“作为连长自己首先得压得住排长,排长初次带训,肯定会有错误,要把握好度,及时指出。”她还为此举了个例子,排长犯错的时候,先严肃指出他们的错误,之后又很皮地说:“下次再这样,信不信我敲死你。”至于营长,他们曾一起花了两天半,徒步120多公里去衡山,所以两人交情不错,可以打打闹闹的。诙谐幽默,又不摆架子,她就是这样不“严”的严教官。

琪哥来的时候抱着一沓作业,我们也因此提到了带训与学业的平衡。琪哥讲:老师讲课肯定是要听的,但是自己学习也很重要。例如这次带训的15天,听不了课,再听课就会感到很迷茫,只能自己出来自习,“毕竟这是自己决定的事情,自己的选择就要自己平衡好”。

作为教官, 如何让很皮的人变得听话,她有一套自己的方法。她说起了一个很皮的男生,可能是想找存在感,于是就满足他的存在感。当他皮得过分的时候就让他扎马步,蹲一会儿。这男生非常想进男一方阵,但总是顺拐,走了四次都没被选上。琪哥看到了他的渴望,就以改掉顺拐就是很大的成就来激励他。最终他靠着自己的坚持,在男一方阵进行了阅兵。也因此让我学到了只要弄清一个人真正皮的原因,感化他,就能改变他的道理。

对于即将加入模拟训练营的人,她说道:“在加入之前就要想清楚可能面对的一切,比如早上早训,没有周末,体能训练技能训练等。那一身军装看上去很酷,但是需要承担的东西也很多,能够坚持就会有很多收获。收获的最宝贵的东西,可能就是战友情,这份感情可能会伴随大学四年,甚至一生,这是其他部门得不到的。模拟营也有许多部门许多活动,可以使身心都得到锻炼。对于加入的人,她说,希望不要放弃,坚持下来!同时,她也赠予2018级新生六个字:勇气、想法和行动。这是琪哥最佩服的人送给她的话,而她则希望我们能够更加强大!

洒脱随性,用心待人,这样的琪哥,怎么会不可爱呢?被这样的教官训,怎么会苦呢?忽想起第一天晚上琪哥讲她姓严,很严肃,哪里有?军训不苦,严哥不严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学工通讯社    冯喆)